今天是: 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最新资讯
11
2018-05
当前全球经济金融发展呈现六个重要特征
   2018年以来,全球经济、贸易呈现向好的态势,但也存在一些风险。“贸易战”以及发达国家政策溢出效应等给有关国家带来较大的压力,俄罗斯、阿根廷等出现了明显的金融动荡。坚持多边机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是未来发展的主旋律,也是全球经济、金融平稳发展的基石。

  全球经济呈现复苏向好势头

  2017年,全球经济加快复苏,当年经济增长率为3.3%,较上年的2.6%显著回升。其中,主要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速明显加快,2017年,美国、欧元区、日本实际GDP增速分别为2.3%、2.3%和1.7%,比上年加快0.8个、0.5个和0.8个百分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保持较快增长。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韩国实际GDP分别增长6.9%、6.4%、5.1%和3.1%;俄罗斯和巴西经济分别增长1.5%和1.0%,摆脱衰退状态。今年一季度,全球经济继续回升,全球贸易景气指数为102.3,全球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延续扩张态势,连续5个月位于54%以上的景气区间,新兴市场增长指标稳定回升。全球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以下因素推动:一是周期性因素,发达经济体需求迎来恢复性增长;二是改革因素,美国税收改革和相关刺激措施提振了经济预期;三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主要新兴市场保持强劲需求。

  全球经济在加速增长中酝酿新变局

  当前,全球经济在加速增长中酝酿着新变局:一是贸易保护主义继续升温。在美国国内政治利益的驱使下,美国在全球挑起更多贸易投资争端,特别是针对中国的争端。二是股市出现动荡调整的迹象。今年年初,股市动荡情况较为突出,随着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在政治及经济事件的催化下,资产价格发生大幅调整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三是债务风险依然高企。全球宏观经济杠杆率仍在攀升,发达经济体债务向政府部门转移;低收入国家的政府债务脆弱性正在加大。四是全球智能市场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在2017年全球专利申请量中,中国占比最高,为42.8%,美国占16.4%,日本和韩国各占10.2%。随着美国推行单边主义、限制移民等措施,未来中国应重视增大对全球高端人才的吸引力。

  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取向面临分化

  从全球主要经济体来看,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提速,并将接近2%的通胀目标,预计全年加息3次左右,进行渐进式缩表。欧元区经济增长动能增强,失业率仍然高企,通胀处于低位,预计不会很快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日本经济温和复苏,但受到人口老龄化和政策封闭的制约,预计2018年经济增速将下滑,将会维持实质性的量化宽松政策取向。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分化,亚太地区货币政策将趋稳,整体处于相对宽松的状态;拉美、中东、东欧和非洲货币政策将保持较宽松状态。

  全球金融形势总体稳定

  从全球金融形势来看,呈现以下特点:一是经济复苏,企业盈利改善,有利于金融市场稳定。自2016年以来,全球经济逐步走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低迷期。欧美私人部门杠杆率降至低位,投资和贸易增速显著恢复。美国通过减税法案,企业直接受益,盈利前景较好。二是通胀温和,加息节奏平稳,金融条件宽松。美国核心通胀水平仍处目标通胀水平之下,加息节奏相对平缓。欧元区、日本仍然维持QE和超低利率政策,全球流动性整体充裕。三是未来经济增长预期和货币政策变化,将对市场利率和资产估值形成一定压力。美国步入充分就业阶段,叠加特朗普财政赤字和减税刺激,推动总需求继续扩张。油价中枢上移,关税贸易壁垒提高,薪资显露加速苗头,加上美元贬值的累积效应,从供给层面推高通胀压力。随着经济增长与通胀预期变化,市场担心美联储可能加快紧缩,导致美债收益率曲线上移。

  主要国际金融市场走势分化

  美国金融市场加息动力与压力并存

  今年以来,全球金融市场运行具有以下特征:一是非美元货币趋于升值,最近略有转向;二是全球利率渐进上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3%;三是股票市场波动性明显上升;四是商品市场有所分化,能源价格上扬,但是原材料价格走势相对偏弱。预计2018年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将呈现以下几方面变化:一是美债收益率水平将易上难下;二是全球股市波动性加大,新兴市场好于发达市场;三是原油价格预计将在65美元/桶附近。

  今年以来,美国长期利率加速攀升,其中,长期国债收益率上涨速度快于短期国债收益率。长期利率走高受多重因素影响:一是美国经济加速增长;二是通胀抬头,加息预期升温;三是美债供给边际增速超过需求;四是欧债收益率上行带动美债收益率走高。总体来看,美国经济状况较好,通胀水平不高,美国希望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存在一定的加息动力。但同时,也存在制约因素:一是美国债务负担较重。根据美国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美国债务已达到21万亿美元。二是美国资本市场总体表现偏负面,其中,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处于高风险期。总体来看,年内美国长期利率中枢将大概率上移,年末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将处于3.3%至3.8%的区间。

  无论美国加息与否,都需要关注国际资本流动动向。国际资本流向逐渐分化,呈相对平衡发展态势。不再是简单地流向美国,“一带一路”沿线、欧洲等正在成为热点。

  美国发起“贸易战”

  危及自由贸易和全球经济金融稳定

  今年以来,美国挑起与多个经济体的“贸易战”,对全球经济、金融稳定产生极大的不利影响。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美国主张“美国优先”,凸显单边主义政策倾向,认为贸易是“你赢我输的零和游戏”,这是在运用过时的国内贸易法律处理新时期的全球化问题。中国以对于贸易战“中国不想打,但也不怕打”的态度积极应对,展现出大国风范。

  当前经济全球化进入阶段性调整期,但全球化仍将是未来的大趋势。面对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增长分化加剧,加之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加速兴起,以美国为代表的少数国家感到敏感和不安,在一定程度上走向“逆全球化”道路。但回顾历史可以发现,“逆全球化”是全球化周期变化的一个缓冲阶段,是一个相对短期的阶段,而经济全球化才是符合生产力发展要求、符合各方利益的未来大趋势。

  (作者为本报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