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07日 星期五
最新资讯
07
2018-05
资管新规利好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等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按照产品类型统一监管标准,从募集方式和投资性质两个维度对资产管理产品进行分类,分别统一投资范围、杠杆约束、信息披露等要求。

  从资金运用端看,根据投资性质,资管产品可分为固定收益类产品、权益类产品、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产品、混合类产品四大类。对于总规模已达百万亿元的资管产品,新规的正式落地将对其带来怎样的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资管新规对股票市场与债券市场的短期影响较多地体现在心理层面,大多数市场冲击已在资管新规征求意见时有所反映。从中长期来看,资管新规必定会提高资管行业的健康程度,将成为提高资本市场效率和投资价值的助推器。

  有助于A股市场企稳

  近年来,我国金融机构资管业务快速发展,规模不断攀升。截至2017年末,不考虑交叉持有因素,资管业务总规模已达百万亿元。在如此庞大规模的资管产品中,由于同类资管业务的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导致监管套利活动频繁发生,一些产品多层嵌套,风险底数不清。资管新规的落地实施,必然会使其中部分资金进行调整,或由表外转回表内,或由非标转投标准化资产。

  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表示,随着资管产品净值化管理的开启,不同风险偏好的投资者将会表现出各异的投资行为。对于低风险偏好投资者,其资产结构的变化有可能使得大量表外理财转入表内,虽然资金依然停留在银行体系内部,但是相应的业务成本收益比将变得“不经济”;而高风险偏好投资者在理财部分的风险收益配比关系不再具有比较优势后,也将有可能转向权益、房地产乃至海外资产的配置。

  随着资管产品投向的调整,究竟有多少资金将会流入股市?明明预计,结合去年末银行理财市场数据和各风险偏好类型家庭的占比可以大致匡算得出,约有11万亿元资金将从表外理财转向表内结构化存款以及一般性存款,此外,还有约4万亿元资金将会流向股票以及房地产市场。

  本次《意见》公布后,各方关注较多的是过渡期延长一年半的变化。国金证券策略分析师称,资管新规正式稿中最大的变化在于“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到2020年底”,这表明监管层力保市场平稳,给予金融机构充足的调整和转型时间,这对于A股市场来说无疑形成短期利好,有助于权益类市场的企稳。

  华泰证券分析师曾岩表示,市场对前期的征求意见稿已有较为充分的预期,同时,由于正式稿作出部分调整和措辞有所缓和,尤其是过渡期大幅延长,其对资本市场的冲击或将边际减弱。曾岩认为,资管新规的“靴子”落地且好于预期,一方面或将提振市场情绪,提升市场风险偏好;另一方面,也将支撑我们前期提出的“今年流动性将边际改善”这一判断,有望助力A股市场估值重塑行情的演绎。

  有利于提振债市情绪

  在资管产品投向中,债券市场无疑是最为重要的投资场所。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底,银行理财资产配置中债券资产的比重为42.5%,规模为12.5万亿元,其中,利率债2.5万亿元,信用债10万亿元。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认为,随着资管新规的“靴子”落地,市场观望情绪下降,监管扰动因素弱化,有利于提振债市情绪。债市因存量资产处置而受负面冲击的程度将下降。同时,资金回表后对于标准化债券资产的配置力度将加大,长期来看将对债市构成利好。

  根据本次《意见》的规定,过渡期内,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维持必要的流动性和市场稳定,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并有序压缩递减,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

  民生银行债券交易中心负责人宋垚表示,一方面,在过渡期内,银行尚可通过预期收益型产品维持存量规模,但为与新规要求逐步接轨,银行会逐步减少此类产品的发行,一旦理财负债续接不上,银行理财就需出售流动性好的债券以解决兑付问题,这将对利率债或高评级信用债造成一定的供给冲击;另一方面,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受限,将会产生配债需求,但由于近期债券利率快速下行后,债券收益率与理财负债成本持平,息差效应减退,如果按市价估值,还要考虑未来可能的估值浮亏,所以,因非标产生的配债需求是个动态的过程,需要结合市场情况具体分析,并不是非标减少后理财的配债需求就一定强劲。

  对此,莫尼塔研究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同样表示,尽管资管新规整体有利于银行配置利率债与高等级债券资产,但是,仍然需要防范资管业务重塑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流动性冲击与市场调整。此外,需要特别关注后续非标投资、信贷流转等监管细则可能形成的政策“预期差”。

  在过去多年,银行理财在解决表内问题、规模比拼等诸多诉求下不断扩张规模。银行理财也借助资金池运作和非标模式,成为债市重要的边际力量。对此,中金固收研究认为,在未来非标受控、净值化的过程中,资产端收益率越来越取决于债市收益率水平。因此,一旦债市收益率下行较快,而负债端成本下行受制于存款争夺等因素,对银行理财的扩张规模将产生非常大的制约,并反作用于资产端和债券收益率要求,从而形成新的平衡。由于理财规模扩张遇阻、杠杆能力等有限,银行理财很有可能不再是债市的边际力量。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