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04日 星期二
最新资讯
30
2018-01
79亿元票据旧案曝光 12家金融机构被罚2.95亿元
   继此前对广发银行“侨兴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等违规问题进行重罚之后,1月27日午间,银监会又对票据领域的要案大案处以重罚。

  银监会官方公布的消息称,经过立案、调查、审理、审议、告知、陈述申辩意见复核等一系列法定程序,银监会统筹协调相关银监局依法查处了邮储银行甘肃武威文昌路支行违规票据案件,对涉及该案的1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计罚没2.95亿元,其中,对案发机构邮储银行武威市分行罚款9050万元。

  79亿元票据大案爆发

  2016年12月末,邮储银行甘肃省分行在对武威文昌路支行核查时发现,吉林蛟河农商行购买该支行理财的资金被挪用,由此暴露出该支行原行长以邮储银行武威市分行名义,违法违规套取票据资金的案件,涉案票据票面金额79亿元,非法套取挪用理财资金30亿元。

  “这是一起银行内部员工与外部不法分子内外勾结、私刻公章、伪造证照合同、违法违规办理同业理财和票据贴现业务、非法套取和挪用资金的重大案件,牵涉机构众多,情节十分恶劣,严重破坏了市场秩序。”在总结该案时,银监会指出,该案爆发暴露出涉案银行出现多类问题,一是内控管理缺失。案发机构岗位制约机制失衡,印章、合同、账户、营业场所等管理混乱,大额异常交易监测失效,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二是合规意识淡薄。涉及该案的相关机构有一些员工违规参与票据中介或资金掮客的交易,个别人甚至突破法律底线,与不法分子串通作案,谋取私利。三是严重违规经营。涉及该案的相关机构肆意妄为,不具备资质开展非标理财产品投资,违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违规通过签订显性或隐性回购条款、“倒打款”甚至“不见票”“不背书”开展票据交易,项目投前调查不尽职、投后检查不到位,丧失合规操作的底线。

  从重从严顶格处罚

  在具体处罚上,银监会对案发机构邮储银行武威市分行罚款9050万元,分别取消该行原主持工作的副行长及其他3名班子成员2至5年高管任职资格,禁止文昌路支行原行长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并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对邮储银行甘肃省分行原行长、1名副行长分别给予警告。

  同时,银监会对违规购买理财的机构吉林蛟河农商行罚没7744万元,分别取消该行董事长、行长2年高管任职资格,对监事长给予警告,分别禁止资金运营官、金融市场部总经理2年从事银行业工作。

  此外,银监会还对绍兴银行、南京银行镇江分行、厦门银行、河北银行、长城华西银行、湖南衡阳衡州农商行、河北定州农商行、广东南粤银行、邯郸银行、乾安县农村信用联社等10家违规交易机构共计罚款12750万元,对33名相关责任人作出行政处罚,其中,取消3人高管任职资格,禁止1人从事银行业工作。案由为,办理票据资产非真实转让、违规开展商业承兑汇票买入返售,票据融资转让接受远期回购协议,同业投资接受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票据转贴现业务未按规定面签、用印等。

  “从重从严,对案发机构遵循大要案顶格处罚。”对于当下处罚的原则,相关负责人表示,必须加强银行从业人员的合规经营意识,对违法违规行为严查重处,使银行树立“合规创造效益”的理念。下一步,将继续引导银行加强内控,同时,整治市场乱象,切实做到“处罚一个、震慑一片”的警示作用。

  监管规范票据领域发展

  “票据案件是同业业务当中长期以来存在许多重要问题的领域。”国家金融与发展研究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表示,“国内票据以承兑汇票为主,是一种基于同业信用的业务,风险较低。此次邮储银行票据案中其他涉案机构也都是以邮储信用为基础。当然,这些银行风控方面也有不足,大家对交易过程中的核实不够。”

  事实上,前两年票据案件频发,也暴露出该领域存在的各类问题。此前,银监会在“三违反”检查中发现,票据业务涉及问题金额为1.98万亿元。主要表现为,违规通过票据转贴现业务进行监管套利;违规与票据中介、资金掮客合作开展票据业务或交易;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等。其中,涉及资金自我循环的票据业务金额达6361.45亿元。另外,在“三套利”检查总结中指出,发现银行转贴现卖出票据、卖断附带追索权的票据业务未按照规定计提资本;利用第三方机构,将票据资产转为资管计划,以投资替代贴现,调节会计报表并减少资本计提。“十乱象”检查中,银监会也指出银行违规开办票据清单业务,以虚增资产负债规模的问题。

  在银监会公布的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中,票据问题也被囊括其中。该文件对违规开展票据业务类型进行详述,例如,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滚动循环签发银行承兑汇票,以票吸存,虚增资产负债规模;违规办理不与交易对手面签、不见票据、不出资金、不背书的票据转贴现“清单交易”业务;违规通过“即期卖断+买入返售+远期买断”、假买断或卖断、附回购承诺、逆程序操作等方式,规避监管要求;违规办理商业票据业务;违规将票据资产转为资管计划,以投资代替贴现,减少资本计提;违规与票据中介、资金掮客合作开展票据业务或票据交易等。

  不过从数据来看,去年在票据方面的违规案件已出现下降。另外曾刚也指出,随着监管规范制度的不断完善,以及2016年票交所的成立,这一类案件爆发的可能性随之降低。同时他也强调,对于银行来说,必须吸取教训,进行全面规范,强化业务管理与公司治理。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