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最新资讯
23
2017-06
美联储的主席与通胀目标都不应被换掉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

  在货币政策正常化方面,美联储(Fed)正走在其他重要的西方央行前面。这引发了激烈的争论。突出的问题在于,美联储继续收紧银根是否明智、以及美联储是否应改变其通胀目标。第三个正在讨论的问题是:美国总统是否应在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明年1月任期届满时将其换掉?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为什么美联储不应急于收紧货币政策?即使经过最近这次加息,联邦基金利率也仅为1.25%。此外,失业率已降至温和水平。即便以广义失业率来衡量也是如此,广义失业率将“准失业”(marginally attached)和“兼职”劳动者包括在内。(见图表)

  还有一个反对紧缩的有力理由依然存在:通胀持续处于低位。此外,正如耶伦在6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的,通胀已有“约5年”低于美联储的目标。有理由质疑,一家在一直无法实现通胀目标的同时收紧货币政策的央行,是否真的重视其通胀目标。

  2%是否一个上限、而非对称盯住的目标?对欧洲央行(ECB)而言,这无疑是一个上限。欧洲央行设定的目标是“中期内低于但接近2%”。

  停止进一步收紧银根的理由之一是要证明,美联储让通胀超过2%的意愿,与让其继续低于2%的意愿是相当的。另一个理由是数据并未显示出经济过热。自2008年末美联储果断采取行动应对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以来,许多人一直担心通胀飙升。美联储一直没怎么理会他们,而且应该继续不予理睬。

  在解释为何对6月这次加息决定持异议时,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Minneapolis Fed)行长尼尔·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强调,风险是非对称的。如果美联储过早、过于强力地收紧银根,美国经济可能毫无必要地陷入疲软。如果人们重视滞后(经济衰退的永久性长期影响)的概念,这些损失可能成为永久性的。如果美联储过晚、过于无力地收紧银根,通胀将暂时超出目标。前一种错误要严重得多。

  此外,当预期与目标稳定挂钩时,失业率下降对通胀的影响可能是微弱的。现供职于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奥利维耶·布朗夏尔(Olivier Blanchard)指出,今天的关系更像上世纪60年代,而非70年代通胀暴涨的情况。历史上的一例可能会有所帮助。1960年至1970年间,西德的失业率长时间低于1%。但通胀并未随之上涨。只是到了上世纪70年代的全球通胀时期,西德的通胀才不断上升。

  美联储收紧银根的劲头太足。但美联储也应该抬高通胀目标吗?正如马丁·桑德布(Martin Sandbu)指出的,这是另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未能实现自己的目标,那么讨论是否要抬高这个目标看起来更像是偏离正题。尽管如此,一些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已经提出要抬高这一目标。主要理由是,在下一次衰退中可能需要绝对值很高的负短期实际利率,因为均衡的实际利率如此之低。在通胀处于2%时,名义短期利率的“零下限”限制了实际利率需要的灵活下调空间。

  如果真的很难将短期名义利率降到零以下,上述论点将变得更有力。但零下限其实并不存在。即便负利率达到几个百分点,人们也不会为了避免负利率而改用现金,特别是如果这样的负利率预计不会持久。使用现金非常不方便。如有必要,可以通过收费制度来限制人们将银行存款转为现金的能力。一旦了解到这一点,绝对值很高的负名义利率将成为可能。1954年,人类突破了子虚乌有的“人体极限”——4分钟跑一英里,“零下限”同样是子虚乌有的。

  如果改变目标没有成本,那就无所谓了——可惜它有。为确立2%的目标已付出了许多努力。在最近这场危机中,此举让通胀预期维持在高位,因此让实际利率维持在低位。无论未来的通胀目标定为多少,改变目标肯定会打破通胀预期与通胀目标的稳定挂钩:如果美联储将目标从2%提高到4%,它为什么不可能再提高到8%?是的,研究这个问题。是的,考虑如何让负名义利率更好地发挥作用。但千万不要未经深思熟虑就改变目标。

  最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应该换掉耶伦吗?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前行长纳拉亚纳·柯薛拉柯塔(Narayana Kocherlakota)给出了否定答案。假设特朗普没有罹患许多共和党人所患有的超紧银根暨金本位病,耶伦必然是上上之选。我会想看到她冒更多风险实施扩张性政策,但毫无疑问的是,她有能力、也有意愿,以不带有意识形态倾向的方式平衡各种论点。

  须记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再次任命了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任命的民主党人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再次任命了由里根任命的共和党人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再次任命了由小布什(George W Bush)任命的共和党人本·伯南克(Ben Bernanke)。美联储不带有政治倾向、超越党派,无论美联储主席属于哪一党派,美联储都得到两党总统支持,这样的传统一直出色地服务于这个国家。

  如果特朗普想朝打造判断力方面的名声迈出一小步,他就应该再次任命耶伦。在这个动荡时期,不适宜再有反传统的人事变动。让美联储在耶伦的带领下,去营造美国以及美国总统所需要的复苏吧。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