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最新资讯
22
2017-05
银行开始缩表了!市场影响比央行缩表更可怕
  央行加大公开市场操作是为对冲银行缩表

  在经历了2月、3月的缩表后,中国央行4月的资产负债比重新走向扩张,总资产341296.85亿元,环比上涨3943.17亿元。

  1、4月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大3943.17亿元。从资产端看,主要原因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增加了3849.72亿元,目的是对冲1季度缩表以及商业银行缩表对流动性的影响,主要工具是约2100亿元的OMO、839亿元的PSL以及440亿元的MLF;从负债端看,主要原因是政府存款增加了4738.48亿元,季节性因素,4月是交税的集中期。

  总体来看,4月央行扩表的幅度远不及3月央行缩表的1.1万亿规模,金融去杠杆并未转向,只是更加温和。未来央行在呵护市场流动性方面,工具主要是公开市场操作,以7天的逆回购及1年的MLF为主,同时由于8月将有6000亿特别国债到期,央行可能会在市场上购买国债或地方债来对冲这一影响。

  2、从央行的资产端来看,4月央行扩表受益于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增加,外汇占款持续下降18个月,但降幅明显缩小。4月国外资产小幅下降478.47亿元至223,811.90亿元,其中外汇占款下降419.98亿元。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增加3 849.72亿元达84,560.93亿元,成为本月央行扩表的最主要因素,贡献97.63%的涨幅。

  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增加主要是为了对冲1季度央行的缩表及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承压下对流动性的影响,符合“去杠杆”背景下呵护流动性的基本预期。结构上,4月份PSL增加839亿元、MLF增加440亿元、OMO增加约2100亿元。

  外汇占款延续下降趋势,由于汇率企稳出口回暖,降幅逐渐缩小。美国未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贸易战的和平解决,中美汇率较为企稳,出口也相对复苏,外汇储备重回3万亿大关并逐渐回升,外汇占款降幅缩小。

  3、从央行的负债端来看,总负债扩张主因是政府存款的上升,但央行的储备货币有所减少。4月储备货币299463.62亿元下降2923.71亿元,其中货币发行74434.11亿元减少812.50亿元,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225,029.51亿元下降2111.21亿元。引起本月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的主要因素是政府存款的扩张,4月政府存款28764.10亿元,增加4738.48亿元。其他负债增加1281亿元达2659.57亿元。

  储备货币收缩是由于目前偏紧的货币政策环境,央行依然在收紧流动性,4月基础货币继续回笼。其中收缩较大的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在未调整存款准备金率下,其减少表明商业银行的超额准备金大幅度减少(3月超额准备金率只有1.3%),市场流动性紧张。引起央行关注,进行公开市场操作,提供流动性。短期货币政策不会转向,监管趋严,叠加6月MPA考核压力,超额准备金率仍处低位。

  政府存款较大幅度上涨主要受到季节性因素,根据往年数据观察,每年的4、5月及10、11月政府存款有所上升,主要是和交税相关。虽然其在负债中占比大致在7%-11%范围内变动,但在所有的负债子项目中仅次于储备货币,因而其周期性变动也会造成资产负债表小幅度变化。

  4、货币创造是央行和商业银行共同作用的结果,今年总体至今,央行资产负债表减少,商业银行和影子银行体系资产负债表收缩压力更大,货币创造削弱,货币政策还是中性偏紧。一季度央行缩表主要体现为对其他存款向公司资金融出量的主动减少,旨在金融去杠杆。商业银行承压,市场流动性紧张。央行为了缓和流动性压力进行公开市场操作,4月扩表对冲商业银行缩表的影响,稳定货币体系,温和去杠杆。央行资产从1月的34.83万亿收缩到3月的33.74万亿,下降约1.1万亿。其中,2、3月份,央行资产负债表分别下降2700亿和8100亿,主要是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下降2800亿和7700亿。4月央行总资产增加了3943亿,其中,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增加了3850亿,尚不能弥补2、3月下降幅度,表明金融去杠杆的方向并没有转向。

  5、未来央行在呵护市场流动性方面,工具主要是公开市场操作,以7天的逆回购及1年的MLF为主,同时由于8月将有6000亿特别国债到期,央行可能会在市场上购买国债或地方债来对冲这一影响。“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逐渐扩张,目前占比24.78%。金额从2015年1月的25,789.62亿元增长到2017年4月的84,560.93亿元,增长227.89%。5月截止至今,7天逆回购操作已6900亿元,14天逆回购操作1500亿元,28天逆回购操作400亿元,并停做3个工作日。5月11日,央行投放665亿元6个月MLF、3925亿元1年MLF。2007年8月,央行从农行买入特别国债6000亿元,期限为10年,意味着8月份将有6000亿特别国债到期。央行为了平稳过渡这一转期,可能会在市场上逐渐地增持国债或地方债。

  银行开始缩表了!市场影响比央行缩表更可怕

  在市场普遍担忧中国央行与美联储同步缩表之际,央行用专栏文章专门解释,“缩表”并不一定意味着收紧银根,同时表示,4月央行资产负债表已重新转为“扩表”。

  随着,4月详细的金融数据陆续发布,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发现,真正开始缩表的是银行。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认为,银行缩表比央行缩表更可怕。

  4月25日的政治局会议将防范金融风险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其背后的政治决心毋庸置疑。随后一行三会陆续出台政策力促金融去杠杆,这一效果也开始显现。

  据国泰君安银行团队测算,4月自营非标或投放非银大幅收缩约8000亿元,这个信号显示,金融去杠杆取得了一定效果,银行开始收缩非银、非标等业务。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分析,4月M2总量是下降3278亿元,分解后发现,税款缴纳导致4738亿元M2被回笼,外占和债券也回笼少量M2,信贷派生了超过1万亿元的M2,其他项为-7962亿。

  约4000亿元的缺口,一部分可以解释为资管产品把资金投出去了,比如投给企业(非银存款先变成企业存款,当然后续企业存款又可以通过交易变成其他存款);另一部分解释,则毫无疑问有其他人(个人投资者之外的)在赎回资管产品。是谁?上一个问题里已给出答案,是银行。这也印证了前期市场上银行赎回委外的传言。

  此前,银行通过表外理财、非银部门的渠道,绕开监管规定,额外从事资产投放,也就是额外加了金融杠杆。但是随着银监会出台一系列文章,一方面发现问题就随时纠正,另一方面也使银行开始自觉收缩、停办有违规嫌疑的业务。

  瑞信董事总经理陶冬认为商业银行大幅收缩自身的资产负债表会带来两方面影响:

  1、信用收缩。一场银行业主导的信用缩表,尤其体现在资产负债表外业务的快速削减。由于过去几年中国经济的信用扩张基本上靠表外扩张完成的,这次突如其来的表外收缩的冲击比数字上可以看到的更凶猛。信用断流对经济和房地产业所构成的风险,可能比资金成本上涨更大。

  2、信用债成本的飙升和集资能力下降。过去两年,中国经济的整体杠杆水平还在上升,不过将集资平台从理财产品移向信用债使得资金成本大幅下降,集资也更规范。信用债市场环境突变,可能令严重依靠借新债还旧债的部分企业的违约风险大幅上升。同时,储蓄增长明显放缓,银行争夺存款之战一触即发,货币环境正常化正在由货币市场的“假加息”,传导向实体经济的真加息。

  陶冬表示,近期中国经济正在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流动性短缺,主要涉及银行的表外业务收缩,其烈度可能比数据所表现出来的更高,债市股市的表现折射出信用环境的改变。为了舒缓压力,央行重启了公开市场操作,不过相信货币环境正常化还将继续,金融强势监管还将继续。

  陶冬称,货币环境正常化、防范金融风险、加强监管力度、肃清金融腐败,长远看都是好事,乃是防范系统性风险所必需。不过各部门纷纷推出的措施,却在制造一个叠加共振效应,有可能导致信用环境的矫枉过正。防范风险反而成为制造新风险的源头,就事与愿违了。这是需要警惕的。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