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最新资讯
24
2017-04
周小川:审慎中性 在去杠杆和稳增长间寻求平衡
   审慎中性,在去杠杆和稳增长间寻求平衡)

  4月22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春季年会期间,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际货币和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上发表英语演讲。

  “货币政策将维持审慎中性,并在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寻求更好的平衡,防范资产泡沫,抑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积聚。”周小川表示。其实,金融部门和实体部门的去杠杆已经成为了贯穿2016年下半年和2017年的主线,中国央行对银行业推行的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以及近期银监会的多个文件都意在防范金融风险。

  自去年IMF年会以来,中国经济增速趋稳,“2016年GDP增速为6.7%,为全球增长贡献了30%,”周小川预计,今年能够实现6.5%的GDP增速,中国也将继续全面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同时,周小川也提及,全球经济自去年以来稳步复苏,但是贸易保护主义情绪以及政策、政治的不确定性仍然是全球经济的下行风险。他呼吁:“我们应该强化开放、自由的贸易和投资的多边体系,共同抵制贸易保护主义,加速全球贸易和投资。”

  中国将防范系统性风险

  今年,IMF在几份旗舰报告中对中国的快速信用扩张和期限错配风险予以高度关注。

  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FSR)中提及,中国的银行资产总额已经是GDP规模的3倍,信贷扩张速度仍然较快,其中扩张最快的要属城商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其他地方性小银行。同时,其他非银机构也加速扩张,同时通过短期批发性融资来增加杠杆,提升了对手方风险,且资产和负债端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问题。

  作为回应,周小川此次表示,“中国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保持充足,不良贷款占比维持低位。中国十分有信心防范系统性风险。”

  2016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央行推进金融去杠杆的决心十分坚定,其持续在公开市场进行收短放长的操作,此后更是提升了中期接待便利(MLF)的中标利率,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机构加杠杆的成本,同时也导致债券收益率飙升,债券投资机构承受损失,也加剧了债券抛售潮。

  IMF认为,之所以去杠杆造成了如此大的市场波动,这说明了中国金融系统的复杂性不断提升,且缺乏透明度,“很多金融机构高度依赖批发性融资,同时资产和负债之间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问题。” 所谓的批发性融资就是指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融通,最常见的银行间资金融通是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同业存放、质押式回购、大额可转让存单(CD)等,都属于批发性融资的范围内。

  周小川表示,央行会继续使用一整套货币政策工具来保持流动性总体稳定,引导市场利率维持在合理水平,强化传导机制,帮助引导更多金融资源进入实体经济。“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会进一步改善,强化宏观审慎管理,以此来抑制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资金投向基本上都已经纳入央行MPA考核的广义信贷统计范畴,除了各项贷款、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买入返售资产、存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款项等五个项目,还增加了表外理财资金运用项目。央行希望可以全面掌握金融部门投放的资金到底有多大规模,以防范系统性风险,加强宏观审慎管理。

  同时,“大资管统一监管”的势头日趋明显。除了央行,银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不满两个月,已经连续出台了四个指导文件、启动两个专项整治与一次问责处罚,可见强监管节奏已然加快,混业资管、影子银行、同业泡沫正在迎来最强效监管。

  尤其是银监会的46号文和6号文两个文件,目前引发银行同业、资管与负债条线人士广泛讨论,这两大文件正是强调了去嵌套、降杠杆、破空转、限通道、禁腾挪等防风险措施,与MPA形成了微观配合宏观的监管局面。  “如果说此前MPA考核是宏观审慎监管的大框架,那么未来直接针对同业链条的监管政策将逐步落地,杠杆操作、同业扩张、监管套利等行为将受到约束。” 华创固收分析称。

  更好权衡去杠杆和稳增长

  对于中国以及全球各国而言,改革和稳增长这二者之间似乎存在着天然矛盾。由于中国信贷增速仍然较快,IMF也建议,中国必须要在保持高增速和去杠杆这两个任务中做出权衡。

  周小川也表示,中国将在二者之间寻求更好的平衡,今年中国政府的重点仍将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他提及,中国经济增趋稳,2016年GDP增速为6.7%,为全球增长贡献了30%。2016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314万,超出预期;价格维持稳定,CPI增速为2%。

  “这种较强的增长动能在2017年一季度维持,2017年一季度GDP增速同比6.9%,通胀1.4%,投资增速和贸易稳步复苏,消费稳步增长,就业大致保持稳定,预计今年能够实现6.5%的经济增速。”他称。

  上财高等研究院的一季度研究显示,作为反映劳动力市场整体供求关系的重要指标,求人倍率(需求人数与求职人数的比值)为1.13,比2016年同期上升0.06,与上一季度持平。这说明从2016年下半年来,劳动力市场整体状况开始逐渐好转,预示着实体经济状况正在好转,企业有更大的意愿创在工作岗位。

  周小川表示,中国政府将继续去除过剩产能。“2016年中国在去产能方面取得重大进展,总体减少了6500万吨钢和2.9亿吨煤,超过年度目标。一季度进展持续,煤炭产量同比下降0.3%,工业企业利润率大幅好转,从2015年的-2.3%同比增长上升到2016年的8.5%增长。工业企业债务水平下降,债务占资产比重在今年2月下降至56.2%。”

  他表示,中国的财政政策会更为积极、有效,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保证经济增速在合理区间。“政府会继续去除过剩产能,尤其是在煤炭、钢铁等领域,预计会再去除5000万吨钢铁和1.4万吨煤炭。”

  周小川也提及,全球经济不断复苏,包括中国在内,但目前复苏仍然主要因为周期性因素。各界的共识在于,短期政策可提振中国经济于一时,但长久发展之计还在于改革。

  “进一步深化市场化导向的国有企业改革,促进国有企业从产能过剩行业、 一般性竞争行业中退出,降低国有企业杠杆率,同时在市场准入、融资条件、政府 服务等方面同等对待民营经济,让社会和民营企业信心不断增强,巩固民间投资回升的良好态势,支撑经济发展的长远可持续性。”上财研究院表示。

  未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应是体制机制的改革及其改革落地的执行力问题。不可否认,只有改革真能到位,才能不断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使实际增长率接近潜在增长率和推高潜在增长率。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