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最新资讯
01
2017-04
怎样站在货币宽松周期的尾巴上?
   在博鳌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一句“全球货币宽松周期已经接近尾声”让市场浮想联翩。周小川本意是全球范围内的政策趋势在变化,但市场还是以一贯的姿态试图去“合理推论”其中的弦外之音,即中国央行什么时候也会跟随周期启动加息。在楼市和资金市场政策双双趋紧的当下,市场有这种担心不无道理。

  这是一种现实的心态,市场不关心长远,只关心趋势变化下资产的安全。更具体一些,是转折时点上资产组合的安全性。市场的心态现实,央行从本质上其实也一样。从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全球央行掀起了数轮政策宽松,一度还直捣黄龙,绕开传统的中介目标框架,将货币政策组合直接和通胀率、失业率等最终目标挂钩。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构建的相关性其实更多只是一种试错过程,因为直到周期接近尾声,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央行还在政策泥潭中挣扎。既然如此,周期接近尾声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呢?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真正经历过周期的人,才能有所体会。近期让记者印象深刻的一个论断是,当年的“日元先生”榊原英资在反思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一段长达数年的通缩周期时,给出了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视角。在他看来,尽管当时的通缩表现出来是货币现象,但它本质上不是一个货币政策周期,而是更长经济周期的内生表现,是无法回避的。从长期看,货币政策不仅不能熨平周期,也基本无法改变周期发展的方向。

  这不是一个能够振奋人心的答案。但我们其实也有过类似的结论,不仅周小川在博鳌论坛上再次强调了货币政策的路径主要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权衡结果,中财办主任刘鹤几年前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的论文《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也直言,在危机周期的内在逻辑得到充分自我实现之前,不要轻言周期结束。而在穿越周期的漫长过程中,基本的政策思路是底线思维,这其实也是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坚持的基本框架。

  如果2017年真的是本轮全球央行政策周期的尾部,那么我们当前应当做的,是更谨慎小心地应对可能发生的各种风险。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专门点出要高度警惕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多个领域的累积风险。

  从目前的政策组合来看,专门针对资管这一影子银行的监管框架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之中。我们不能对此掉以轻心,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影子银行对货币创造、金融稳定的挑战并无可资借鉴的经验参照,市场的合理边界并不容易界定。而在上周,辉山乳业在港股市场以近九成的股价跌幅,揭开了此后债权人和债务人拉锯战的序幕。

  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卸任后以《行动的勇气》一书来为自己的联储生涯做总结,他本人亲历了周期开始,但没能在美联储主席任上见证其结束。他的经历已经证明穿越周期并不容易,如果面对周期开始需要勇气,那么面对周期结束,除了勇气,还需要谨慎。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