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10月28日 星期三
最新资讯
31
2017-03
高效是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基本取向
   设立金融委员会,是为了确保我国金融市场健康发展,因此,金融委员会的行政级别必须高于现有的金融监管机构。

  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金融专家透露,中国金融机构改革的思路发生变化,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有可能提升到有效的层次。这番讲话透露出我国金融机构改革的发展方向,同时也反映出我国在金融机构改革方面所面临的困难。

  现有“分业经营、分业监管”金融监管模式,已经不适应金融市场发展的需要。早在2013年8月国务院就决定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中国人民银行作为牵头单位,组织中国保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银监会共同分析金融市场发展存在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国金融机构改革的总体方向已经确定,那就是要在保留现有金融监管机构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协调机构的作用,依照法律规定或者由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赋予金融监管协调机构重大决策职能,及时发现金融市场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确保我国金融市场稳定运行。

  笔者认为,建立具有高度决策权的金融协调机构,是比较理想的选择。首先,如果彻底取消现有的金融监管机构,那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必须对现有法律规定进行一揽子修改,如此,金融监管机构改革才有法可依。这样一来,不仅会增加立法成本,而且有可能会造成金融市场紊乱。其次,利用现有协调机制,发挥金融机构联席会议制度的作用,虽然可以及时进行信息沟通,减少对金融市场误判的可能性,但是,对于重大突发事件以及金融市场发展的战略性问题,联席会议制度很难及时作出决定。第三,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下,国务院将联系会议变成决策机构,成立专门的金融委员会,由国务院领导直接负责,一方面可以及时处理金融市场突发事件,另一方面也可以对我国金融市场出现的带有全局性和普遍性的问题及时地加以监管,防止出现监管真空。

  设立金融委员会,是为了确保我国金融市场健康发展,因此,金融委员会的行政级别必须高于现有的金融监管机构。部分学者认为,将现有金融监管机构作为金融委员会的组成部分,对监管机构进行降格处理,可能有利于金融委员会和其他部委开展组织协调工作。但是,也有一些学者认为,金融委员会下属机构的行政级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金融委员会必须具有统领全局的职能。还有部分学者认为,金融委员会和货币政策委员会必须区分开来,金融委员会旨在解决我国金融市场存在的问题,而货币政策委员会则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机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中国的货币政策具有独立性和中立性。

  中国的金融委员会不同于美国的联邦储备委员会。中国金融委员会是由中央政府领导的金融监管机构,因此,金融委员会必须负责金融政策的制定,包括货币政策的制定,如果把货币政策从金融政策中分离出来,那么,有可能会导致货币政策与国家的金融政策不匹配现象发生。中央在金融机构改革的过程中,必须统筹兼顾,一方面确保我国金融政策具有稳定性,另一方面必须确保我国金融机构改革具有前瞻性,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国金融机构改革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

  金融机构改革必须充分借鉴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成功经验,但是,金融机构改革不能东施效颦。各国根据本国实际情况建立独特的金融监管机构,目的是为了确保本国金融市场健康发展。当前我国实行的“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监管模式的确不利于金融市场发展的需要,对金融机构进行适当的改革是社会各界普遍呼声。但是,如果改革仍然保留现有的各自为政的监管模式,行业监管机构仍然存在并且发挥决定性的作用,那么,改革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金融机构改革必须有利于打破行业界限,必须从资金监管、市场准入、信息披露等方面实行互联互通,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监管机构的作用,从而使我国金融市场真正成为一个透明的健康运行的市场。

  (作者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