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12日 星期三
最新资讯
13
2017-03
四大金融风险被“点名” 互联网金融再成焦点
   互联网金融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是第四次了,但对其描述却发生了转变。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5年依旧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但到了2016年,则表示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今年更强调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2017年,更升级为高度警惕互联网金融的累积风险。

  本报记者 郭航 张毅报道“风险多发易发是当前金融领域的突出特征。”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曾撰文评价称,随着金融体制改革步入攻坚阶段,金融领域的风险暴露也有所增多。

  在此背景下,今年3月5日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部署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时强调表示,要抓好金融体制改革。其中,新增的关于四大金融风险的描述,值得人们关注。

  “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此写道。

  实际上,防控金融风险,在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曾被重点提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要求,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由此看来,防风险,可能会成为今年金融体制改革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强调四大风险

  回顾2016年,金融领域出现的风险事件不在少数。年初时外汇市场、期货市场、票据市场曾风险联动,年中时一线城市和热点二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快速飙升,险资“疯狂”举牌上市公司,临近年末债券市场又成为焦点,国海证券“萝卜章”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为此,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曾特别强调:“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进入新年后,中央经济领导小组、证监会、银监会也不约而同提及防控金融风险。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再次把防控金融风险摆在重要位置。李克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重点工作任务部署时表示,要抓好金融体制改革。促进金融机构突出主业、下沉重心,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止脱实向虚。

  李克强强调,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对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稳妥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

  除此,李克强还表示,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银行要率先做到,实行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持政策,有效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发挥好政策性开发性金融作用,强化农村信用社服务“三农”功能。

  要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完善主板市场基础性制度,积极发展创业板、新三板,规范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拓宽保险资金支持实体经济渠道。大力发展绿色金融等。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工商银行(601398,股吧)原行长杨凯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纵观近几年我国经济、金融运行情况,与前些年相比确实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也面临新问题。对待金融风险不能掉以轻心,要放在政府工作更加重要的位置。

  互联网金融再成关注点

  不难发现,不良资产、债券违约、影子银行和互联网金融,作为需要警惕的四大风险,被写进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不良资产作为四大风险之首,被政府工作报告“点名”。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512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74%。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去年的银行不良贷款率有所下降,这与经济重现“好光景”有关。但是据此并不能认为银行的坏账风险会“一去不复返”,仍有待观察。

  而债券违约,同样是今年金融工作开展中被重点关注的风险对象。据悉,2016年以前债券市场实行刚性兑付,使得信用市场定价机制不尽合理。去年以后,债券市场的刚性兑付被打破,但债券违约的情况并没有消除太多,目前仍有40多个企业出现了债券违约。

  需要看到的是,互联网金融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是第四次了,但对其的描述却发生了转变。

  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2015年依旧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但到了2016年,则表示要“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今年更强调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2017年,更升级为高度警惕互联网金融的累积风险。

  对此,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梁海明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的态度不一样了,以前是促进规范,现在是高度警惕风险。”因为在早前,互联网金融确实是出现了不少诈骗违约的事件,比如:易租宝非法集资巨款曾轰动一时。

  在梁海明看来,互联网金融打破时空界限,且面对的多是中小投资者,这增加了监管难度和成本。对于目前互联网金融企业从事的类似传统金融机构的信托和资产管理业务,仍要进一步进行严密监管,时刻提防相关风险。

  “今年对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可能是非常艰难的一年。”新联在线COO陈智诚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政策从之前的鼓励发展、防范问题到今年的高度警惕,整个互联网金融领域,不单指P2P也包括智能投顾等多个领域产生以及累积的风险,政策已经向“先严打再发展”倾斜。

  陈智诚认为,今年监管的严厉程度和压力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个“严”不单只是政策,也包括企业平台的生存空间都会遭到大范围的压缩。因此,各平台不要存有侥幸心理。整个行业的企业都需要高度自律,警惕风险,先用最大的能力、成本完成合规,切实将保护投资者利益放在第一位。

  多举措筑牢金融“防火墙”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去年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关于金融风险防控的政策出台,今年势必也会继续围绕重要风险点进行强化。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易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不能让有意无意产生风险的机构占到任何便宜,必须要受到惩罚,受到监管,这将在政策上有所体现。

  那么,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重点金融风险,该如何防范呢?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光大集团党委书记唐双宁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建议成立由党中央、国务院直接领导的“金融安全委员会”,从国家战略安全层面把握大局、相机抉择。同时,有关部委办局在金融风险预测、分析、评估和防范方面,形成常态化的信息沟通和工作协作机制,制定金融风险应急响应机制,发挥综合防范金融风险的“拉网式”安全平台作用。

  梁海明也表示,防控金融风险,首先需要通过信贷调控和房地产调控来控制资产泡沫。既从宏观上管住货币,又从微观上促使信贷投向合理,优化信贷结构。尤其是要建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严控炒房行为,以此来严防楼市的风险以及对信贷市场的风险。

  其次,要加强金融体制的改革。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改革,既是资本市场改革的主要任务,同时也是整个金融业改革的大方向。

  具体而言,可以有序推进民营银行的发展,适度增加金融供给,深化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制改革。梁海明对记者进一步分析称,可以更多地把信贷间接融资转向直接融资,以此来降低杠杆率;或者通过资产证券化、CDS(信用违约互换)的适度金融创新来防控金融风险。

  除此之外,防风险的关键在于加强金融监管。在业内人士看来,宏观和微观都要进行审慎监管,要扩大协同监管,创新监管的覆盖面。现在的金融业业务并不单一,很多金融业务是混合经营的,这就需要新的监管方式去监管这种“混业”,筑牢金融“防火墙”。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也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对待当前的一些金融问题和事件,要紧跟市场变化。随着当前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整个社会的融资方式、行为方式、经营方式特别是盈利模式,都发生了变化。因此,监管架构的设计,也需要随之变化。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