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04日 星期二
最新资讯
27
2019-02
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银保监会副主席这么说……
  2月25日,国新办举行坚决打好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新闻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周亮、梁涛介绍了近年来坚决打好防范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有关情况。

  本次发布会上涉及的内容范围较广,包括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最新进展、金融加大力度支持民营小微企业、加强对票据套利检查等。

  谈金融乱象:

  下一阶段紧盯五大重要风险领域

  据王兆星在会上介绍,在过去两年中,银保监会先后修订和制定了近百个监管制度、法规、办法,同时也对十几万家银行保险机构进行了现场检查,处罚违规银行保险机构近6000家,处罚相关责任人7000多人次,禁止一定期限乃至终身进入银行保险业的人员300多人次,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终身银行保险机构董事及高管人员任职资格达到454人次。

  除此之外,还责成各银行保险机构对其相关的违规违法经营的直接责任人和管理人员进行内部问责。对那些“无照驾驶”非法从事经营活动、属于违规逃避监管的,包括影子银行、网络借贷进行了专项整治。

  王兆星表示,经过两年努力,各种金融乱象得到了有效遏制,各种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和非法金融活动得到了有效治理,各种影子银行活动也得到了有效监管,金融风险总体上得到了有效控制,金融安全稳定得到了有效维护,金融风险从发散状态转向了收敛状态,也基本遏制、转变了金融资金脱实向虚的局面,使更多的金融资金脱虚向实,流向实体经济。

  具体来看,银保监会在随后发布的新闻通稿中提到,坚持分类施策,紧紧抓住同业交易、理财资管和表外业务等重点领域,坚持将违法违规、层层嵌套、透明度低、风险隐蔽的产品作为整治重点。两年来,这类高风险资产规模共缩减约12万亿元。过去两年,信托业务中,直接投向工商企业的资金增长30.75%。委托贷款中,以非金融机构为委托人、无缝对接实体经济的资金保持正常增长。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既要打好攻坚战,同时也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王兆星透露,下一阶段,银保监会始终紧盯几个重要的风险领域,具体包括:

  第一,继续加大力度处置银行机构的不良资产,同时要控制新的不良贷款增长;

  第二,时刻注意防范中小银行保险机构在经济下行和金融市场波动情况下的流动性风险;

  第三,继续紧盯进行监管套利、加通道、加杠杆的影子银行活动,包括同业投资、同业理财、委托贷款、通道类信托贷款等业务,要进一步巩固前期治理成果;

  第四,继续紧盯房地产金融风险,继续审慎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促进房地产金融、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第五,继续和有关部门配合,做好地方政府债务的处置工作,特别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处置,继续做好一些高负债国有企业的降杠杆工作。

  谈小微企融资:

  国有大型银行要发挥“头雁”效应

  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银保监会此前也出台了一些具体措施,以此缓解民营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在增加信贷投放方面,周亮在会上指出,银保监会明确了“两增两控”的考核指标,把监管的重点聚焦到了单户授信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要求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速不低于其他各类贷款的同比增速,而且要求获得贷款的户数不低于上年同期。

  “另外,我们拓宽民营企业融资的渠道,不管是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包括信贷、债券、股权、理财、信托、保险等,调动各方面资源,加大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投放。”周亮称。

  在降低融资成本方面,周亮表示,银保监会控制了贷款利率水平,按照价与量的挂钩正向激励银行保险机构,更多地把资金倾斜到小微企业身上,主动地管控成本、压低利率。此外,落实了收费减免政策,严禁不合规、不合理的收费。

  在提升服务质效方面,目前银保监会在督导银行完善建立普惠金融的组织体系,还有激励和约束机制,包括内部通过比较低成本的资金对小微支行进行资金转移,使其愿意去贷、敢于去贷,特别是尽职免责方面,要实现敢贷、能贷。

  根据银保监会提供的数据,2018年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5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9.4万亿元,较年初增长21.8%,高于各项贷款增速9个百分点以上;有贷款余额的户数1723.23万户,较年初增加455.07万户。

  同时,贷款利率有明显下降。数据显示,6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2018年四季度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5.06%,12家全国股份制银行该项贷款平均利率6.71%,较一季度下降均超过1.1个百分点。信贷风险方面,普惠型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率同比下降0.22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当天,银保监会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商业银行要在2019年3月底前制定2019年度民营企业服务目标,同时银保监会将在2019年2月底前明确民营企业贷款统计口径。

  《通知》指出,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力争总体实现余额同比增长30%以上,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主任黄志龙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金融机构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发展,提振民企和小微企业发展信心,解决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依然是2019年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主要抓手。

  黄志龙进一步分析,综合来看,民企贷款统计口径的确定将明确金融机构对民企发展支持力度的标准,也将为各金融机构建立可比的标准,其中,6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将发挥领头羊作用,一方面是因为国有大型银行掌握了最便宜的资金(存款),另一方面有覆盖全国的分支机构,也掌握了小微、民企的各种财务数据,更能有效对接民企和小微的需求。

  “普惠型小微贷款规模同比增长30%,将会显著高于2019年贷款的整体增速,预计2019年商业银行贷款整体增速将在15%左右,小微贷款的增速将是贷款整体增速的2倍左右。”黄志龙称。

  谈结构性去杠杆:

  对房地产实行更加审慎贷款标准

  银保监会还在新闻通稿中指出,目前结构性去杠杆达到预期目标。

  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其一,加大不良资产处置盘活信贷存量。两年来,银行业累计处置不良贷款3.48万亿元,为新增信贷投放及时腾出空间,有效支持了实体经济融资需求。

  其二,建立健全联合授信和债权人委员会机制。通过债务重组、兼并收购、不盲目抽贷断贷,帮助和支持了一批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渡过难关。到目前,已有近500家大中型企业开展联合授信试点,已建立债委会1.9万家,帮扶企业4854家。

  其三,持续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丰富债转股实施机构,批准设立5家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推动定向降准资金用于支持市场化债转股。截至目前,已签订债转股协议金额超过2万亿元,落地金额6200多亿元。

  其四,落实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严禁“首付贷”和消费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等违规行为,坚决遏制房地产泡沫化倾向。配合地方政府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指导机构严控增量、妥处存量,严禁违法违规提供融资。

  对此,王兆星在发布会上指出,正在进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包括降杠杆、补短板,其中降杠杆主要是降地方政府的杠杆、企业的杠杆。总体上,现在的杠杆水平基本稳定,并有所下降。

  不过,他进一步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要进一步深化,企业、地方政府降杠杆、减少债务的工作还要继续下去。“对企业的债务水平,对地方政府债务,以及对房地产,我们始终密切关注,实行更加审慎的融资标准,既要不断地化解存量风险,也要有效控制增量风险,这是我们一贯的监管政策和监管路径。”

  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体上去杠杆的任务已经完成,但个别企业和某些地方政府仍然还需要适度降杠杆,这两者是可以并存的。

  “政府一方面考虑到杠杆水平已有比较大的下降,另一方面也出于保增长的需要,因此不宜再大力度地去杠杆。但个别部门、某些企业、地方政府的负债率还是比较高,仍然存在着债务问题,也不排除局部性的引发债务困难的状况,从避免风险的角度考虑,对于它们还是要采取一些降杠杆的措施,使其负债水平达到合理的状态。”奚君羊进一步解释称。

  谈票据套利:

  一旦发现问题将严格处罚

  针对近期热议的1月社融规模大幅增长的问题,王兆星认为,根据发布的统计数据来看,今年1月份新增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都有较高、较快的增长,新增贷款3.2万亿元,较同期也有很大的增量。

  王兆星强调:“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因为很多银行将去年的储备项目在今年1月份投放。很多银行争取早投放、早收益,年初信贷投放比较多。从贷款的项目和企业的需求来看,银行业1月份贷款增长的总量和速度基本正常。从贷款的结构来看也比较合理,新增贷款更多投放到了基础设施、制造业、小微企业、个人消费贷款等领域。而房地产贷款、个人按揭贷款的增速有所下降。贷款结构进一步优化完善,贷款更多地投入了实体经济和企业的生产当中。”

  此外,王兆星认为,新增贷款中,短期贷款相对比较多,票据融资相对比较多,这也是一个现象。“一般来讲,流动性相对比较充裕的情况下,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会相应地增长比较多,因为票据融资是一种比较受企业欢迎、相对比较便利的融资方式,企业更愿意也更欢迎采取票据承兑、票据贴现来实现资金周转。”

  对于其中是否有通道、有套利的情况,王兆星进一步表示,总体来讲,据银保监会了解、调查,这些新增的票据融资大多都有商品交易、有真实贸易背景,都是企业正常的资金循环周转需要,绝大部分应该都投入到企业的生产,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

  不过,他也指出,不排除有个别的,由于有利差,票据贴现的利差、结构性存款和同业拆借的利差,可能有一些套利的空间,所以有个别的企业、个别的银行搞了一些同业的票据买卖、交易,但这些是个别现象。

  “对于这种情况我们正在组织监管人员,加强对这方面的检查,如果发现这些资金完全是出于逃避监管,完全是出于套利,而没有投入到实体经济,没有投入到企业当中,我们一定会进行非常严格的问责和处罚,真正缩短通道,降低成本,使资金真正地全部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去。”王兆星强调。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