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最新资讯
30
2016-08
货币思维颠覆性变革 全球央行苦思经济长远发展
   各国央行官员在学校所学到的经济思维,是说货币政策仅局限于短期,然而在他们齐聚美国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之际,却得应付一个奇特的转变:即他们是否能在未来数十年运用那些可能成为常态并影响市场的计划,来担负起长期成长守护者的角色。

  这个辩论正在得到技术层面的研究,也在多个类似杰克森霍尔这类年度政策论坛上进行讨论,然而这一论点可能预示着打破数十年来的央行传统,也就是过去一再仰赖短期利率做为主要政策杠杆的做法,改而采用一连串非传统的工具:从完全紧盯一定水准的经济成长,到永久使用负利率或大量投注流动性以刺激通胀等等。

  从这类讨论中,已经可以见到部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官员大举改变他们对于货币政策的看法,当周五美联储主席叶伦在年度政策研讨会上发表开场致词时,或许会有更多人加入上述官员们的行列。

  虽然各界关注的是美联储是否会在近期升息,但叶伦演说已经事先宣布其主题为美联储的政策“工具组合”,这或许让人有机会深度观察,在2007-2009年金融危机及衰退以来的种种教训过后,她觉得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改革货币政策。

  当时实施的政策大致仍未改变,这令包括叶伦在内的官员大感意外与懊恼,因为他们预期一旦各种“阻力”消失后,美国与世界各国将重返危机前的“正常”状态。

  结果浮现的景象反而是一个已然改变的世界,预期的成长下滑,通缩风险高于通胀,企业对投资裹足不前,一般人对未来的看法完全“锚定”,例如顽固到难以让他们对通胀率上升抱有期望。

  由于货币政策短期内带动增长的成效不彰,且全球各国政府在改善财政与生产力政策等长期问题方面也毫无建树,央行官员对于如何以及是否要转进长期角色一筹莫展。

  “在我2009年初离开美联储时,当时是说维持利率在极低水平一段时间。我觉得没有人会想到‘一段时间’一晃眼居然会是六、七、八年,”前美联储理事克罗兹纳表示。

  “如果要求央行做一些长远的事情,那么什么是正确的框架...资产负债应该如何,目标是什么,用什么工具实现呢?”

  这是一个颠覆性的问题。央行官员之间可能存在分歧,但他们对一件事情的看法却基本一致:货币政策在短期内有作用,但对长期经济增长和生产率发展没有效果。

  不仅是长期低利率,还想要长期负利率?

  负利率已成为欧洲和日本危机政策的组成部分,但主流经济学家正开始准备使之成为永久的政策选项。

  根据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的研究,大约8万亿美元的主权债收益率为负,而且全球央行拥有25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加起来比日本和美国的经济产出的总和还大。

  讨论甚至已转为央行是否应当大幅削减现实流通的货币,以避免储蓄和大规模撤资削弱负利率在刺激投资和支出的方面的效用。

  目前仍不清楚这些讨论将会对政策产生多大影响。美联储和欧洲的官员已敦促财政决策者采取更加明确的措施,因为他们觉得货币政策的长期影响有限。

  美联储官员普遍认为,如果再来一次衰退,他们甚至还可以依赖与之前一次相同的政策组合,即量化宽松加上前瞻性指引。

  以前短期利率非常重要,且央行官员知道该如何调整短期利率;但也有人感到,这样的好日子或许已一去不复返了。

  Fathom Consulting认为这是“货币政策的终结”,但高盛分析师David Mericle和Daan Struyven表示,照此情况,美联储或许会陷入困境。

  在未来发生危机时,量化宽松或许无法奏效,如果市场对美联储失去信心,前瞻性指引也将失效。

  “这些担忧或许会成为杰克森霍尔和美联储未来一年讨论的主题,”他们写道。

文章关键词:货币 央行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