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04日 星期二
最新资讯
14
2018-12
欧洲央行QE落幕 隐忧难消
 12月13日,欧洲央行年内最后一次政策会议决定维持利率水平不变,12月底结束于2015年出台的量化宽松政策(QE),正式停止其债券购买计划,并首次明确再投资将持续到首次加息后。这是欧洲央行政策逐步实现正常化的关键一步,同时也显示未来欧洲央行在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方面不无担忧。

首先,经济的下行风险可能导致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中趋于谨慎。

欧洲央行此次下调了对2018、2019和2020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这和近期的经济数据十分吻合。2017年欧洲经济复苏还算顺风顺水,但进入2018年后,由于全球贸易战等因素的影响,经济复苏并不顺利。欧盟统计局12月7日把欧元区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估计值从0.7%下调至0.6%,低于二季度的1.7%。这是欧元区自2013年以来最疲弱的一个季度,并使得欧元区进一步落后于同一时期增长3.5%的美国经济。此后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11月综合PMI初值跌至52.4,达到47个月新低。其中德国11月制造业PMI初值51.6,创32个月新低,欧元区经济的潜在增长动能放缓。商业调查显示,第四季度的经济复苏很可能表现一般,欧元区2018年全年的经济增长也将放缓。

其次,从欧洲内部看,欧洲几大龙头英、德、法、意局势不稳也为欧洲经济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欧洲领头羊德国经济三季度出现负增长,经济增长有可能放慢。法国和意大利近期也给欧洲经济增添了新的烦恼。意大利和欧盟就预算案赤字的博弈以意大利做出让步而缓和,但纷争尚未终结。

此外,德国“默克尔时代”面临结束,可能对欧洲和欧盟未来的凝聚力产生重大影响。欧盟将于2019年5月举行议会选举,选举存在诸多变数。即使以法、德为首的欧盟主义政党在选举中保住优势,但当前两国都陷于困顿,欧盟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与此同时,英国退欧不确定风险仍未消散,“无协议”脱欧可能导致英国与其他欧盟国家经济增长造成较大负面影响。

再次,在外部,从全球角度来看,贸易摩擦的阴影始终未消。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减弱、需求整体放缓。金融环境收紧、市场愈加脆弱,对全球金融稳定和经济活动都构成一定压力。如果美国经济在未来出现增长放缓,美联储加息进程受阻,则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正常化将更为推后,速度也将更为放缓。对此,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表示,近期数据不及预期,反映了外部需求的减弱,而来自保护主义的不确定依然显著。

市场人士认为,目前欧洲央行选择退出量化宽松更多可能是因为这一前瞻指引公布日久,德拉吉不得不尴尬面对经济数据的不如人意。就像法国兴业银行分析师Anatoli Annenkov所认为,欧洲央行现在结束量化宽松“更像是因为弹药将用尽”,而不是因为经济前景良好到足以支持央行摆脱这种非常规刺激措施。以通胀为例,整体通胀率接近欧洲央行设定的2%的目标,然而并不稳定,11月的核心通胀率仅1.1%,油价下跌可能会使通胀在未来几个月出现下滑。欧洲央行此次也下调了未来的通胀预期。

由于存在着这诸多忧虑,因此,欧洲央行声明中出现了仍将在必要的情况下,将再投资持续下去,直到实施首次加息的措辞。德拉吉声明,为维持通胀将仍有必要实施大量刺激措施,并敦促政府提高更长期经济增速潜能。

无论如何,在欧洲,持续四年的量化宽松终于落幕,而至少在2019年夏天结束前利率不变是大概率,宽松依旧。

文章关键词: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