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20年08月11日 星期二
最新资讯
26
2016-08
很难想象,全球至今仍有约20亿成年人无法享受最基础的金融服务。试想一下,如果这部分的市场空白能够纳入金融体系,将释放出怎样巨大的经济潜力。普惠金融,任重而道远。   数字普惠金融,被列为G20杭
   很难想象,全球至今仍有约20亿成年人无法享受最基础的金融服务。试想一下,如果这部分的市场空白能够纳入金融体系,将释放出怎样巨大的经济潜力。普惠金融,任重而道远。

  数字普惠金融,被列为G20杭州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今年,G20提出制定《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目前已顺利起草完成,将提交杭州峰会讨论通过。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昨日在“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表示,微型金融既不等于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公益活动,也不同于一般性商业金融,要正确处理好履行社会责任和实现商业可持续之间的关系。此外,在监管上也要保持一定的弹性和适当性,实现分类监管,提升监管有效性。

  再平衡社会责任与商业可持续

  陈雨露认为,微型金融需要重新寻找在服务民生和实现商业可持续性两者间的再平衡。回顾微型金融的发展历程,有几点重要启示。第一,发展微型金融,既不能简单理解为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公益活动,也不能完全等同于一般性的商业金融,要正确处理好履行社会责任和实现商业可持续之间的关系。

  其次,微型金融具有小额、分散的特点,从个体的角度看风险外部性比较小。但微型金融点多面广,如果风险因素过多累积和无序扩散,也可能会系统性地影响金融稳定,因此有必要加强对微型金融的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

  截至今年6月底,人民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19万亿元,是2010年同期的3倍;本外币农村(县及县以下)贷款余额达22万亿元,是2010年同期的2.5倍;共为261万户中小企业和1.7亿农户建立了信用档案,其中46万户中小企业和9165万农户获得了信贷支持;此外,农村地区个人银行结算账户已达35亿户,人均结算账户3.7户。陈雨露总结道,目前农村地区已基本实现“家家有账户、人人有卡、补贴能到户”。

  蚂蚁金服战略部资深总监孙涛参与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及其相关的《负责任的数字支付指南》的讨论和修改。在他看来,普惠金融有四大特点:可获得性、成本适当、服务全面性和商业可持续。过去,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在发展普惠金融时,都采取了财政补贴的方式,而这种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能长期承受这种成本。运用新技术,一家企业能服务上亿甚至几十亿用户,规模效应使得在给到用户的定价不太高的情况下,还能实现商业可持续。

  监管的弹性和适当性

  《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机构体系,发展普惠金融和多业态的中小微金融组织。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明确了中国建设普惠金融体系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发展目标。

  陈雨露认为,微型金融与一般性的商业金融在服务对象、经营管理等方面的确存在较大差异,对微型金融的管理和监管要求显然不宜照搬一般性商业金融的做法,需要保持一定的弹性和适当性。同时,需要根据不同微型金融组织的性质和业务特点,综合考虑从业机构风险外部性的大小和商业化程度的高低等诸多因素,实施分类监管,提升监管有效性。

  孙涛表示,此前中国的普惠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发展得比较快,也有一些独特的经验,除了正规金融服务不完善、丰富的场景和技术推动等因素外,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未来,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发展,合法合规是支柱之一,不能触碰监管红线,不能造成系统性风险。

  除了监管理念的创新,陈雨露表示将更好发挥政策引导和正向激励作用,引导更多金融机构投身微型金融和普惠金融事业。例如,充分发挥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支农支小再贷款、扶贫再贷款、再贴现、宏观审慎政策、信贷政策导向评估等工具的正向激励作用。引导各金融机构在有效防范金融风险的前提下,有序拓宽合格抵押品范围,完善扶贫小额信贷、创业担保贷款、助学贷款等政策框架。加快农村信用体系和中小企业信用体系建设,提高小微企业和农户融资的可获得性和便利性。

文章关键词:金融 微型金融 金融监管 金融市场


2016-2021 深圳深国融财富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